敵人也在崩潰邊緣
撰文者:何飛鵬

商場是一個血腥的殺戮戰場,弱肉強食,每天都在上演退出與死亡的戲碼。

二○○九年,金融海嘯之後,世界面板與DRAM產業就上演了最血腥的殺戮戲碼,韓國的面板廠私下喊出了「KILL CMO」的默契,要先讓台灣的奇美電出局,然後大家就可以平分奇美電空出來的市場。只是計畫沒得逞,郭台銘的群創合併了奇美電,世界面板版圖全部重組。

DRAM更戲劇化,在最艱困時,台灣政府站出來推動新的DRAM公司,聯電創辦人宣明智銜命推動,目的就是要組織更強、更有競爭力的DRAM廠,以對抗韓國壟斷世界DRAM版圖的企圖。

最後雖然新公司計畫,因景氣復甦,胎死腹中,也使宣明智像個可笑的唐吉訶德,不過如果從競爭的角度來看,台灣政府在最困難的時候站出來,支持台灣的DRAM產業,對整個局面的逆轉具有關鍵性的作用。

理由很簡單,如果台灣政府不表態,如果沒有宣明智跳出來,那台灣的DRAM廠就像孤兒一般,要任由市場競爭來考驗,那韓國大廠們會肆無忌憚的降價競爭,務必讓一、兩家台灣廠出局,然後再重組市場。

可是當台灣政府表態,韓國業者投鼠忌器,就不太敢大開殺戒,市場就穩住了。再加上景氣回春,DRAM的危機就過了。

說明這些來龍去脈,旨在證明市場的血腥,敵人會不擇手段打擊你,一直到你倒下為止,而一旦你倒下,敵人也只剩半條命,但因一息尚存,很快就可以吸收你的養分,重振雄風。結論是,在最白熱化的競爭中,你可能處在精疲力竭瀕臨死亡,但記住,敵人也好不到哪裡去,他也可能在崩潰邊緣。

這就是商場的現實。

另一個媒體競爭的故事,更能註解商場競爭的本質:台灣的中時、聯合兩大報系,曾在美國打了一場中文報業的大戰,美洲中時對抗《世界日報》,幾年的流血戰爭後,雙方都虧損累累,最後我所服務的中時報系停辦美洲中時,退出市場,包括我在內的許多同事,都痛心扼腕,但也只能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。

美洲中時停刊後,我到紐約,約了《世界日報》的老友餐敘,老友告訴我,就在美洲中時停刊的前後,《世界日報》也已不堪虧損,也在開會研商如何撤退,當然也考慮停刊。沒想到某一日醒來,聽到中時停刊,所有的人都如獲大赦,《世界日報》從此活了,成為《聯合報》最重要的海外營運團隊。

人生就如此戲劇化,生死就在一線之隔,有人死,成就了別人的生;有人退出,讓出了生存空間,造成了別人不凡的事業。問題是,誰要退出,誰該退出呢?

先崩潰的人退出,先放棄的人退出,沒耐性的人退出,不能堅持的人退出,先投降的人退出。只不過當有人選擇退出時,敵人也在崩潰邊緣,如果你不放棄、你堅持,你很可能就是贏家。

[上將心得]
首先要跟健兒們說聲抱歉,
不知是心理因素還是健康狀況真的太差,
這個冬天只要寒流來襲,上將就渾身不對勁,
前幾天頭疼的無法好好看盤,自然也就無法到基地發表文章!!!
和家人討論之後,近期可能會到南部休養,
希望比較溫暖的環境可以讓身體狀況逐漸恢復!!!
當然上將仍會持續的在基地分享看盤心得,
畢竟盤勢來到這邊,今天又創下了新高,
空軍真的已經退無可退,上將也不想陣前脫逃!!!
僅以何飛鵬這篇好文與所有健兒共勉!!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irgeneral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6) 人氣()